【古街老巷话今昔】容成坊

2019/06/10

老城、老街、老屋,是承载着历史记忆的建筑符号,是一段历史,更是一种文化。古迹斑驳的容成坊,带着岁月的痕迹,诉说着温州人的旧时情怀。

旧时的容成坊,位于县前东首,东起华盖山麓,西至高盈里,南与儒英坊连接,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华盖山山洞口到高盈里附近的区域。

相传容成子曾在华盖山的岩洞内修炼得道,容成坊便是由此而得名。《瓯江竹枝词》一卷中唱到:“海上蓬莱路几千,我来暂学小游仙。容成未必居尘世,华盖山前有洞天。”这唱的,就是容成子的故事。

 温州博物馆副馆长 高启新:

这个坊形成原因,这是跟中国的本土宗教道教是有密切关系,因为华盖山在历史上,他是作为一个道教名山,在东晋的时候,道教开始首次传入温州,那么这里你像葛洪就曾经在华盖山,到了北宋末期的林灵素,他也曾在这里。但是要追溯到更远的传说来说,你像容成子,容成子他是黄帝的师父,容成子他曾经在华盖山的一个洞里,修炼得道,羽化升天。

容成坊可谓古迹斑驳。华盖山麓也正是在那传说的扶助下延伸出容成庙、炼丹井、三生石等可将传说链接的古迹。沿着县前头一路向前,行至县前头1号东首即军分区后院的围墙外侧,“炼丹井”似一位饱经沧桑的“历史见证者”,在岁月的洗礼中,保留下了它的容颜。炼丹井又叫做“容成井”,是目前鹿城现存年代最早的一口古井,井栏为青石砌成的六角形状,井边有老樟树一棵,一直守望着古井,被百姓称之为“炼丹树”

温州非遗传承人 朱铭:

炼丹井现在还一直在,它当时就被我们列入了第五批温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当时我们从我们清代的一些地图上看,还有包括老人的一些记忆上看,容成太玉洞天在我们现在的河西桥那一带。容成太玉洞天它其实是一口井,这一口井,他井壁上题着这么几个字,叫“容成太玉洞天”。当时就有老人回忆,我们这个容成太玉洞天的匾额,非常漂亮,容成太玉洞天的匾额四周全部雕刻很多的花案,都是我们温州的各大美景。

唐代道书《洞天福地记》载有“天下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之花名册,其中“天下第十八洞天”,则指向温州的华盖山。

温州非遗传承人 朱铭:

像我们温州,福地有很多,像仙岩,他是天下第二十六福地,我们大箬岩是天下第十二福地,而洞天的话,我们温州就这一处,是天下第十八洞天,叫容成太玉洞天。

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古时温州鹿城曾有“九斗山”,这其中位列斗魁之首的华盖山,可谓最具灵气。从容成井沿着华盖山人防山洞旁的登山小径拾级而上,便是华盖山。山中除三生石、炼丹井外,尚有五粒松、青牛坞、资福寺、文昌阁等系列名胜,只是在岁月的打磨下都已容消貌改。

一个城市的历史遗迹、文化古迹、人文底蕴,是城市生命的一部分,保护遗迹留下历史底蕴,至关重要。从华盖山公园路入口沿着右侧台阶上山,充满历史气息的“华盖山古城墙遗址保护展示工程”,让古时的深厚底蕴和现今的生活气息和谐地融合在一起。

温州非遗传承人 朱铭: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就是我们今年刚一个当时考古挖掘出来对外开放的我们华盖山城墙的遗址。而在我们华盖山还保留了一些当时城墙的遗迹。当然华盖山的城墙,不单单是有宋代城墙的遗址,还有在我们的那边还有两晋南北朝时期,郭璞初始的时候造的城墙,我们华盖山还是保留的比较多的,我们温州的城址的遗迹的。

明末清初,容成坊改称“容成巷”。民国中期,温州街巷增加到一百多条。容成巷地处华盖山脚,道路由宽至窄,每次大雨后泥沙从山上冲刷而下,使得常年沙土掩路,人们便将容成巷又分为“大沙巷”与“小沙巷”。

温州博物馆副馆长 高启新:

小沙巷和大沙巷形成了一个对角,小沙巷是南北走向,大沙大概是东西走向,就是现在的华盖山山洞的洞口,一直到高盈里交叉的十字路口。这一段到后来,明末清初以后,进行改造,这条路就变成了县前头这一条路,从华盖山隧道一直到解放路这一块,小沙巷现在也在几次区域的更改中,这个巷也已经不存在了。

容成坊中较为重要的一大标识地名,就是高盈里。由于所处华盖山麓的山脚地带,地势相对于城内的其他街坊要高些。

温州博物馆副馆长 高启新:

华盖山这一块的地势,是温州比较高的地势。当地有一个名言,大家熟悉的名言:“水漫城门齿,高盈满脚趾”意思说,水满城门的这个地方以后,在高盈里这个地方,大概也就是到脚趾头这个位置,也就是说基本上只有一点点,反映了这个地方地势很高。

行走容成坊,穿梭古与今。沿街热闹的店铺彰显着现代气息,斑驳存在于街坊内的遗迹,却又藏着老街巷的古韵味。

温州非遗传承人 朱铭:

 

商业氛围慢慢兴起的时候,我们更多地看到的像比如说高盈里的粽子啊,还有这一带的一些童装,慢慢地融入到了我们的生活当中去。

老街巷就如同一本散发着书香气息的现状史册,随着时代的变迁留下岁月的印记。往昔今日,久居华盖山脚下的老人们感慨万千。

说不尽的容成故事,道不尽的旧时情怀。容成坊的变迁,藏着时光的记忆,见证着城市的发展。说不尽的容成故事,道不尽的旧时情怀。容成坊的变迁,藏着时光的记忆,见证着城市的发展。

温州博物馆副馆长 高启新:

 

从唐代的礼坊制,到了宋代坊市制,到了明代的街坊,到了民国的街巷,这个过程从最早的街坊,作为一个行政单位,慢慢地到了商贸的空间,然后生活居所空间的改造,这反映了温州三十六坊里面,从这一个坊里面,我们可以看出,这个时代变迁的巨大的变化。

老街坊,可以见证一个时代,收藏一座城市的记忆。哪怕这座城市经历了“沧海桑田”的变化,但街坊中历史的温度和厚度,值得我们珍藏和保留。

点击下方图片进入专题
鹿城广电新闻中心 出品